儿时水缸里的“小美好”

admin 社会 2019-10-15

儿时水缸里的“小美好”

郑氏十七房的小水缸如今成了一景 (柯以摄)

朱丽瑾

一次,我参观“郑氏十七房”,只见明堂里摆满了大大的水缸,当地人称为“七石缸”。七石缸旁还摆了些小水缸,一缸缸纯净的水,明晃晃、亮晶晶,像一枚枚古镜,深邃又悠远,映现出往日的美好时光。

自小生活在江南,我的童年总是与水相伴,水缸是人们生活的必备品,家家户户都有。外婆住在白墙黛瓦的中式老宅里,房前屋后各摆放着一只“七石缸”。灰褐色的缸体,底下满是青苔,晴天盖上水缸盖,雨天掀开。屋檐上拱形的瓦片,一上一下,一道道相扣形成瓦垄,一旦落雨,雨水顺着瓦垄滴滴答答地流到屋檐下的竹筒里,然后流进了水缸。雨急时流下的是水柱,雨小时流下的是断断续续的水珠。

我时常会在连绵的春雨中,看屋檐上流下来的晶莹的水柱,瞧天落水不断溢出水缸,渗入泥土,土黄的葫芦瓢在水面上旋转,时光在水滴中渐渐流逝。落水是曲,落入水缸成诗。

水缸,即便经受夏日阳光的炙烤,一场大雨之后又满溢了。外婆会拿着瓢去舀水,拿它蒸米饭、熬粥、煮年糕汤,“天落水”煮的食物美味无比。夏日里劳作疲乏的农人,会来外婆家的水缸边讨口水喝,外婆慷慨赠予。农人舀上半瓢,一饮而尽,清凉透顶,疲惫和炎热顿时消散。

最有意思的是深冬腊月时节,河水早已结冰,屋檐下挂着“水晶宝剑”,水缸里那些晶莹剔透的薄冰晶缓缓漂浮。如果气温再低一点儿,整个水缸就冻住了,世界像在这一刻凝固。水缸沉默了,柔情的水变成了坚硬的冰。我总是忍不住去捞几块冰玩,看它们在阳光下慢慢融化,寒冷的冬日顿时充满了乐趣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华奇网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喜欢发布评论
留言与评论(共有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'); })();